中文 | EN | русский

追寻时代记忆,传承时代精神——中国电影百年记忆系列故事之电影知识普及刊物

         中国早期的电影放映跟电影知识的普及密切相关,电影知识的普及不单单是靠一些知识分子率先书写的一些通俗易懂的电影教科书,同时也有相关的政府部门和教育机构对大众进行相关知识的普及,比如荣程集团时代记忆影像馆里收藏着的一些刊物:《电影是怎样拍的》,这里面就详细解读了电影是怎样拍摄出来的,怎样才能把电影拍的好看,电影给大家呈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向我们大家传达了一个什么样的理念和文化的知识。政府之所以要不遗余力的向大家普及电影的相关知识,这是和中国历史上很多迷信的说法以及民间早期对电影的误解是有关的。
图片1

        慈禧太后早年间,当西方的摄影记者为她拍摄照片的时候,有些太监议论纷纷加以阻止,说拍照片会摄取人的魂魄,同样摄影机也同样会把人的魂魄吸走,这样类似的传言传到民间就走样了,“不能看电影”“西方的洋玩意是不靠谱的”“西方的洋玩意是拿来摄取我们中国人的魂魄的”。谣言止于智者,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当然是不信这些传言的,但是这么多传言在百姓当中蔓延开来,对电影事业的发展和影院的生意起到了非常坏的影响,因此由政府及教育部门出面采取多种多样的方式对大众进行电影知识的普及和电影文化的教育。因此相关的书籍就孕育而生了,不但要说明电影不是摄取人魂魄的东西,而是反应我们人类文明生活各种各样情景的再现。同时时代记忆影像馆里还收藏着教导老百姓怎样看电影的《怎样鉴赏电影》,这是中国最早的电影教科书和最早的电影鉴赏书,这些充分说明早期我们国家在电影的发展历史上是走过很多艰辛的道路的,尤其是最早期电影知识普及方面,要克服坊间流传的谬论,那么就要用科学的手段和知识来传播出去,同时也要靠当时的传教士带来的西方先进的西医配合着一起对咱们的百姓观众,尤其是生活在社会中下层的这些文化知识相对不那么完善的愚昧的人们进行最基础的教育。比如最早期在成都的华西坝有一个牙科医院,当牙科医院的医生要为老百姓免费拔牙医治智齿的时候,就会传言说拔掉的不是牙齿,而是魂魄的禁卫军,类似这种荒唐的故事当时比比皆是。通过当时西方的传教士以及一些从西方学成归来的知识分子留学生,更是通过文化学者撰写的通俗易懂的小册子把类似西医,文明戏,电影,以及一些更加文明时尚科学的一些知识带入了当时的中国。因此慈禧太后也就有了一些现在难能可见的影像资料,也有了在清朝一些传教士走川过山,走乡过府拍摄的一些人文风景,这些都是为我们国家电影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图片2

        在知识普及之后,就要进行电影规范化的管理,除了前面介绍的《电影检查法》以外,民国时期也推出了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比如我们时代记忆影像馆馆藏的一本《电影院经营法》,这也是我们国家第一个有法经营电影院的原始文件,这个文件系统的说明了在建筑的时候地段的要求,音响的要求,隔音的要求,消防的要求,座位舒适的要求等等,五花八门面面俱到。所以说这是中国第一本完备的电影院经营法,让我们的电影院依法经营,依法为我们观众提供非常好看的电影。
图片3

        追寻时代记忆,传承时代精神,荣程集团影像馆欢迎您来与我们共同走进中国电影百年记忆系列故事。

——根据曹老师现场讲述整理编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