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 | русский

追寻时代记忆,传承时代精神 ——中国电影百年记忆系列故事之五

        1950年新中国刚刚解放当时全中国只有363家电影院,但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高瞻远瞩,在仅有这么少的电影院的前提下,一次性培养了2000多名电影放映员,培养以后全国每一个区每一个县提供一到两名接受过专门培训的放映员作为训练员,去下面培训该专区的放映员和工作人员队伍,来建立我们国家庞大的电影工作者,为国家经济建设的发展,电影院的布局和电影的放映做长远的布局。

图片1

        这个放映班于1950在南京成立,但是在当时的南京想找到一个能同时满足2000人的吃喝住宿培训生活训练的地方是非常困难的,后来一个国民党投诚的官员给电影委员会出了一个主意,在全南京城能装下这么多人的只有一个地方:孔祥熙当时建设的财政部大院。因此2000名放映员以及100多名教练员一起搬入了南京原国民政府的财政部大院,进行了长达半年封闭式军事化的学习和管理,只有1827人成功毕业,之所以还有将近200人没有毕业,在那个年代并不是因为学习问题,而是因为这些人员被临时抽调到解放海南岛的战争,抗美援朝的前线,搞土改或者接收城市当中。这1827人就形成了中国电影放映员的真正骨干力量。这个培训班的教练员更是厉害,全部都是中国电影放映的鼻祖和祖师爷级的人物,这些真正的专家老师在训练班毕业时集体为班主任白大方老师写了一封感谢信,这封感谢信的手稿现在正陈列在荣程集团时代记忆影像馆中,这封手稿洋洋洒洒700余字,写尽了对白大方老师的崇敬之情。

        白大方1931年进人国立北平大学艺术学院西画系学习。1935年毕业后曾任中学美术、音乐教员。1938年出于抗日爱国热情,毅然赴延安,到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并于同年3月入党。以后又在中央组织部党员训练班和中央党校学习。同年9月,新疆军阀盛世才响应中国共产党中央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要求中国共产党人帮助该省的抗日工作和建设事业。党中央为此派出了陈潭秋、毛泽民等大批干部。白大方也被派赴新疆。历任新疆教育厅编辑室主任,文化协会编辑科长,实验话剧团演员、导演、《新疆日报》编辑,新疆学院教授等职。

        1942年,盛世才突然背叛初衷,将大批共产党人及爱国的志士投入监狱。白大方也被逮捕。他在狱中备受摧残,但始终坚贞不屈,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他在一首抒发自己革命情怀的诗篇中写道;"……让带锈的铁门更加锁紧吧!我只要热血未凝,一片丹心永远归向延安!"他在狱中坚持斗争了4年,经党中央多方营救,才同战友出狱回到延安。当时朱德总司令亲自前去迎接,毛主席和朱德还为从新疆返回延安的同志设宴欢迎。1950年4月,白大方受中央文化部电影局的委派,在南京主持了2000名学员的电影放映训练班,为新中国的电影放映发行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开拓性的贡献。白大方老师时任延安电影团的副团长,是新中国第一任北京电影学校的校长,北京电影学校就是现在的北京电影学院,当时的北影集结了全中国最优秀的师资力量来培训中国第一代的电影工作者,因此该培训班在业内也被称为中国电影放映届的黄埔军校,所以在时代记忆影像馆的手稿也是全中国唯一的一份培训班留下来的感谢信的手稿,里面所表达出来的是对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夜歌期望和渴望,所以字里行间表达的都是对祖国的崇敬之情,对电影事业的尊敬之情和对白大方老师的感谢之情。

        同时在荣程集团时代记忆影像馆还收藏了当时培训班全体教职工人员和学生的一个大合影,全称为: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电影局放映训练班。容纳2000人的全画幅宽镜头大合影在现如今都需要专业设备专业人员才能实现,何况在当年1950中国刚刚解放的时候,因此该合影更显得弥足珍贵,大合影的正中间坐的正是白大方老师。同时经过认真的研究比对分析,发现了该大合影中一共有217名女学员,554名解放军学员,里面涵盖了海陆空军不同军种,其他各行各业的学员有一千多名。该培训班的学院毕业以后都是作为教练员深入全国各个区县,因此是真正的中国电影放映届的黄埔军校,从这个培训班开始我国培训的电影放映员队伍如雨后春笋般散布到全国各地,这些优秀的学员们带动了我国电影事业的发展。

        追寻时代记忆,传承时代精神,荣程集团影像馆欢迎您来与我们共同走进中国电影百年记忆系列故事。